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深耕制造业50年的“老爷子”的感激之情 第11次股东大会④

下一个是关于丰田社长反复强调的要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牢牢守住”的“国产300万台产能”的问题。

提问的是位“想要现场听听丰田社长本人的想法才首次与会”的股东。

<股东> 我是第一次参加股东大会。也曾经犹豫要不要来,但在经济因受疫情冲击严重低迷的情况下,还是想当面听听丰田社长本人怎么说,所以还是来了。 之前有报道说,社长曾就东北振兴问题说过要“发挥制造实力,助力东北振兴”。从这番话中,我深切感受到丰田正在东北地区做出巨大贡献。 面对新的危机,丰田汽车仍说要牢牢守住国产300万台的底线。 但现在国内市场低迷,据说海外市场也同样下滑严重。 请问,在这样的情况下,国产300万台能守得住么?您又有怎样的措施呢?

听完问题后,作为大会主席,丰田社长指定了作答者。“谢谢您的提问!这个问题,我想请河合老爷子来回答”。

“老爷子”河合?

想必会有不少股东觉得怪怪的。

“大家好!我是河合‘老爷子’”。

被社长指定回答问题的河合淡定地开了口。

3月底前,河合的头衔一直是“副社长”。如今,他的名片上除了执行董事之外,还写上了“老爷子”三个字。

就像小林副社长被赋予“大管家”角色那样,河合则被分配给了“老爷子”一角。

4年前的父亲节,丰田社长曾写下一篇题为《老爷子》的文章。

在此摘录其中部分内容。

在丰田,曾有很多人被同事们称为“老爷子”。 比如咨询董事张富士夫先生就曾亲切地称大野耐一为“老爷子”。对我而言,张富士夫先生、成濑先生他们可以称得上是“老爷子”。 当然,丰田名誉会长是我真正的“老爷子”。(笑) 从“老爷子”“老妈”这样的称呼中感受到某种包容力的不会只是我一个吧? 做错了事,会狠狠地批评我们。 给别人添了麻烦,他们会陪着我们一起去道歉。 话虽不多,却时刻守护着我们。 真希望工作中,有更多这样的“老爷子”和“老妈”。

成为“全体员工的老爷子”,这是丰田社长对河合的期待。

这位丰田公司的“老爷子”对股东提问做了回答。

<“老爷子”河合> 作为丰田第三大基地,东北地区一直十分努力。 今后也将继续努力下去。 关于您所问到的300万辆产能问题,尽管现在受新冠疫情影响,有的车型被迫停产, 但300万辆产能,是我们必须坚守的底线。 迄今为止如此,今后这一决心和方针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这一番话是对在新冠冲击下仍会坚定履行300万辆产能承诺的铿锵有力的誓言。

接着,老爷子将自己的所思所想娓娓道来。

我们在全球生产销售的汽车达到1000万辆。这些产品都是从日本移植过去的,日本的定位是母工厂,因此必须维持一定规模的量产生产线。 对于汽车来说,最重要的是质量和性能,还有量产所需要的生产工艺,以及成本竞争力。 我们必须不断改善质量及成本,提高产量,研发相关技术,培养人才,将制造更好的汽车这一理念很好的传承下去。 一辆车里约有3万个零部件,其中70%左右都是供应商为我们生产的。 我们希望这些供应商也能够精益求精,培养生产高质量产品的人才,使技术和工艺传承下去。 为此我们认为需要保持300万辆的产能。 这对于保证日本的就业也是极为重要的。

虽然这些话出自河合之口,但与丰田社长在各种场合中所阐述的想法是相同的。

“老爷子”接着还介绍了“疫情期间生产一线的员工所开展的工作”。

在上个月和上上个月(4月和5月)停产的日子里, 我们开展了强筋健体的工作。 大家本着利用这个空档,把能做的都做到位, 疫情一结束就开足马力的想法, 全身心投入到了提高生产效率,贯彻TPS(丰田生产方式), 全面检修老旧设备,提升质量的工作中。 工作方式改革方面,我们汲取新冠带来的教训,进行了不少思考与尝试。 公益活动方面,我们在美国利用3D打印机生产出了防护面罩,并把这一技术推广到欧洲、日本的工厂。截至昨日,已将10万多个防护面罩送到了医务人员手上。 工厂还自制口罩,并准备分发给周边民众。现在正好旗下的职业体育俱乐部训练比赛活动暂停,运动员们也都参与到口罩生产中。 丰田生产方式同样适用于面罩和口罩的生产,我们的目标是杜绝一切浪费,实现产出最大化。生产现场已成为学习TPS的良好平台。 除此之外,公司员工还前往处于停课状态的中小学校和幼儿园、保育园开展除草等社区公益活动。

对于车企来说,“无法生产汽车的日子”是多么的煎熬。

“老爷子”用鲜活的事例,介绍了在工厂停产期间,为了能在复工之日立刻进入冲刺状态而进行精心准备的小伙伴,以及即便无法从事汽车生产,也要转产其它产品造福他人的小伙伴们的故事。

接下来还是“小伙伴努力造福他人”的故事。

在听说有7家中小企业正在全力赶制医用防护服的消息后, 我们主动上门提供支持,问对方我们能帮什么忙。 经协商,我们向他们提供了丰田生产方式。 帮助他们全面检修老旧设备,让这些设备继续发挥作用。 原来这家公司一天最多只能生产500件防护服,在得到我们帮助后,几周内日产能就提高到4000件,生产效率达到原来的8倍。 对方公司的社长十分感激,他说“有机会践行丰田生产方式,员工们很受益”。 这些改善经验在7家中小企业间得到了共享,9月底前供货200万件的目标也有了眉目。 类似这样的支持活动我们也做了不少。

河合所讲的上述事例,5月27日的《丰田时报》曾以“丰田老爷子们为雨披工厂改善生产工序”为题进行过报道。

※浏览报道请点击这里

河合走访了挑战医用防护服生产任务的雨披工厂和泳衣工厂一线。

看到平时无缘接触的其他行业的工厂后,他深有感触。

我们要让制造业留在日本。 防止出现类似口罩这样仅仅为了降低成本,就把产能转移到海外的事情发生。 (生产医用防护服的)7家企业中,大多数员工都是越南人。 日本引以为豪的匠心工艺现在要靠其他国家的人来完成。 当社会遭遇困境时,拥有“所需物品的生产技能与技术”是十分重要的。 竞争力的提高来自工厂一线的锤炼,我们将在牢牢守住国产300万辆产能的同时,不断为此付出努力。

牢牢守住国产300万辆的产能……

就要保留日本国内工厂。丰田社长的这一经营决策此前因为“从经济合理性来看是错误的”而屡次遭到抨击。

因为在低成本国家生产的话,公司能赚钱。(至少从短期看是这样……)

尽管如此,丰田社长仍始终“坚持”将产能留在国内。

他利用各种场合表达自己的这一想法。在5月公布财报时,也曾说过这么一段话。

我们“咬定青山不放松”力保的不是“300万辆”这个数字。 我们力保的是掌握技术与技能的人才,以保证在社会遭遇困境时能够生产所需要的产品。 迄今为止,我们在日本守住了能够让上述人才发挥作用并不断成长的平台,对此我们深感自豪。 尽管现在面对新冠危机,但这一信念没有任何“含糊”或“动摇”。

公司利润增加,股东或许就能得到更多分红。

抱有上述想法的股东提出“希望将生产工厂搬到国外”的意见也不足为奇。

如果自己意见不被采纳,他们或许会抛售丰田的股票。

从这个角度来说,可以认为长期持股的股东中,大部分是赞同丰田社长的经营决策,一路守护的投资者。

河合于1963年入职丰田。

之后,50多年“深耕制造业”、“扎根一线”。

担任副社长后,办公室也不在总公司,而是依然放在工厂里。

“能守住300万辆产能吗?”

因为股东提出了这个疑问,所以能够有机会再次向“长期持股的股东”阐述“丰田对造物的执念”。

正常情况下,丰田社长会自己来讲,但这一次,他把回答的重任托付给了坐在自己身边,长期““深耕制造业”、“扎根一线”的老爷子。

这一安排含有让“老爷子”代表所有制造一线的人员,向股东表达“多年来的感激”和“今后的决心”的意思。

下期我们将继续为您带来股东大会互动答疑环节的报道。

内容是《如果没有一家能赢,我们的国家会变成什么样?》。

点此观看《深耕制造业50年的“老爷子”的感激之情》视频(14:02~21:24)

股东大会QA完整实况

<相关链接> 丰田社长向股东吐露心声 第11次股东大会① 大管家含泪讲述丰田社长的11年 第11次股东大会② 突然讲起的老夫妇与驴的故事 第11次股东大会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