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第1期:“能为遇到困难的人尽到绵薄之力就足矣”【奥运圣火火炬手故事连载】

目录

前言
动力总成公司 动力总成先行功能开发部 电力转换单元先行开发室 主任 城岛悠树 ※入选奥运圣火火炬手时的所在部门
从电动义肢上学到的为了他人的制造
为了进一步扩充义肢制作的队伍

前言

(致丰田时报的读者朋友们)
感谢您阅读丰田时报。
本篇报道将介绍被选为2020东京奥运会圣火火炬手的丰田员工,原本计划配合3月26日开始的圣火接力而开始连载。 作为圣火火炬手的各位员工并不是为了自己而奔跑,他们都带着一个想法,那就是通过奔跑,传递“为了他人”的精神。 但是,因为2020东京奥运会圣火接力确定延期,现在无法开跑。 虽然无法向大家展示他们奔跑的身姿,但是丰田时报不会延期登载,他和她们在圣火上寄托了什么、想要传递什么,为了将这一内容传达给读者朋友,我们将按计划登载报道。

“奥运圣火火炬手”~为他人而奔跑的人~ 序篇请点击此处

动力总成公司 动力总成先行功能开发部 电力转换单元先行开发室 主任 城岛悠树
※入选奥运圣火火炬手时的所在部门

城岛悠树先生于2008年作为工程师入职丰田。自被分配到混合动力汽车设计部门以来,一直参与驱动汽车的动力源,即动力总成的技术开发。

询问其最初入职丰田的动机时,城岛先生首先提到的就是“对制造的憧憬”。

原本我的父亲就是一名工匠,近距离地目睹了他从零开始建造房子的样子后,我产生了对“制造”的憧憬。制造方心怀用户、努力制造产品,然后客户愉快地使用造出的产品——在我幼小的心灵中,这就像是“变魔术”一般,因此自己也产生了“想要制造一些东西”的憧憬。

那么,带着这样想法的城岛先生,在丰田是如何参与“制造”的呢?

动力总成的开发中,既会使用自己公司生产的零部件,也需要关联公司制作的各种零部件。平时,我会根据自己的设计向关联公司发行开发委托书,然后确认他们开发的零部件是否满足要求规格,组装到汽车上后是否正确发挥功能等。 从制造的观点来说,很多零部件是在与外部关联公司的合作下推进“制造”程序的,在精密技术上面,很容易依赖于合作公司,但正因如此,自己作为工程师必须掌握不落后于他们的技术。 同时,我认为不能局限于构成动力总成的“零部件”的设计,还必须着眼汽车这件“产品”的整体,思考“客户是如何使用的”。

从电动义肢上学到的为了他人的制造

虽然城岛先生叙述地很淡然,但仍然可以感受到他作为工程师的热情,然而,实际动手进行制造的是自己以外的其他人——这种状况让他产生了“对制造的焦虑”。

虽然我经常说要想着汽车这件产品,然后如何如何……但是实际上我很难进一步深入,所以一直想再做些什么,从而接近自己的理想。于是我想,在工作时间以外有机会训练制造技能、参加培训也不错。所以,我想自己也制作产品,不是一部分,而是完整的一件产品。

在他做出这一决定并付诸行动的时候,遇到了过去未曾接触过的“电动义肢”。

一开始只是想着要制作一些东西,并不一定是电动义肢。在进行各种调查的时候,偶然发现了“HACKberry”这家公开了电动义肢制作方法的风险投资企业,于是我看着主页上登载的手册,尝试自主制作电动义肢,这就是开始。 但是,制作完成后我并没有成就感,反而有一种空虚感。原本,“义肢”是以给他人使用为前提的产品,但是我自己制作的东西,退一步来看,会发现它既没法给他人使用,也不是因为他人着想而制作的。这么一想就会产生很强烈的空虚感,因此我想看一看实际使用的是什么样的人。 但是不打招呼,突然跑到人家面前,问他们“您有什么样的残疾?”或者“您有什么想法?”大概会吓到别人,问不出什么。于是,我找到前面提到的那家风险投资企业的法人代表进行咨询,他向我介绍了他参加的NPO法人的聚会,他说“有很多人在,你来看看吧?”于是我就应他的邀请参加了。 我去了2、3次,然后就遇到了一名在事故中失去了拇指以外的4根手指的男性。实际上,市面上的义肢几乎都是套在手腕上的类型,而那位男性“虽然想要用义肢,但是不适合自己”,好像已经放弃了。但是看到他当时说这番话时有些凄凉的口吻和他平时开朗的样子,让我非常想“能不能为他制作些什么”。于是我主动提出:“能让我来为您制作义肢吗?”

城岛先生与共同实践“为了他人的制造”的“命中的男性”相遇过了大约1年后。他参考公开的电动义肢的制作信息,在公开者的建议和帮助下潜心制作,终于在2019年12月交出了完成品。

最初的试制品花了4个月左右制作,但是让那名男性使用者试戴、调整,也就是调整到适合那个人使用的状态,用了剩余8个月的时间。这让我重新体会到为特定的某个人进行定制的困难之处。 那名男性发来了他实际佩戴、使用义肢抓取各种东西的视频,让我很高兴。其中尤其让我开心的是他用义肢和女儿打扑克牌的场景。看到他和女儿不亦乐乎地做着过去没法做到的事,我由衷地感到“自己做的这件事真的很有意义”。

截取自实际的视频

如今,“必须要制作一些东西……”、跟关联公司相比“自己好像落后了……”这种焦虑的心情已经不知所踪了,现在我觉得只要能为真正遇到困难的人尽到绵薄之力就足矣。

为了进一步扩充义肢制作的队伍

出于“对制造的焦虑”,城岛先生制作了一件让他人欢喜的产品,这一行动或许让他的心态达到了一个新的境地。就像是看准了这个时机一样,“奥运圣火火炬手”的机会出现在了城岛先生的面前。

“实际上我现在在做这个”,当我把之前制作义肢的情况告知上司的时候得到了上司的建议,他说“相比独自一人制作推广,让更多人知道会更好”,而且意外地听上司说“我想推荐你参选‘奥运圣火火炬手’。我也跟部长这么说了,可以吧?”(笑)。 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比较敏感的,所以自己完全没有想到要报名参选圣火火炬手,在被他人推荐后准备参选工作时,还向义肢使用者的那位男性征询了很多意见,花了很多心思。但是实际被选为火炬手后,我感觉自己做的事在身边的人、职场的同事中逐渐传播开来,这让我意识到或许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机会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项活动了,现在我对此非常感激。 但是义肢和每个人都能使用的电脑、手机不同,必须根据各人手的形状和残疾的程度进行定制,我深切感受到要提供给更多的人,光靠我一人是做不到的。 为解决这个课题,我想到如果有一个机制,能让残疾者本人或其身边帮助他的人自主制作、使用就好了。现在我正在总结自己制作的这款义肢的制作手册并准备公开,这正是为了构建这样的机制。 当然有困难的不仅仅是日本人,所以日语版公开后,我还希望推广英语版,应对来自海外的咨询。我希望通过这样的信息传播,让更多工程师对此产生兴趣,扩充义肢制作的队伍。

“在制作义肢期间,我给妻子添了很多麻烦,对此我很后悔”。采访结束后准备回程时,城岛先生带着有些尴尬的笑容说了这句话,就像为了确定对于在身边支持自己的家人们的感谢一般点了点头,然后又恢复了作为工程师的表情。

<相关链接> “奥运圣火火炬手”~为他人而奔跑的人~ 第2期:“只要努力,平凡的自己也能在大舞台上发光发热” 第3期:“为了所有抚养残疾子女的母亲们” 第4期:“通过挑战,抓住机会、改变自己” 第5期:“携手机器人,建设让每个人都能梦想成真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