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紧急采访---向丰田章男社长请教”~从这次的对话中看到了什么?~

目录

Q.在劳资协议会上解释“丰田纲领”的理由是什么?
Q.执着于“家人”这个词的意义是什么?
Q.这次的对话,与今后会有怎样的联系(“辞去了裁判员的职务”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是什么)?
Q.对于“一律对待”有怎样的想法?
Q.在经济高度增长时期,“企业内工会”“终身雇佣”“论资排辈”被认为是人事管理的要素。现在,您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

“从未像这次这样感觉我们之间距离这么远”。史无前例的劳资协议会。对话结束后,我们采访询问了丰田社长当时的心情。

Q.在劳资协议会上解释“丰田纲领”的理由是什么?

丰田社长 我认为丰田因为发展也失去过一些东西。丰田自创业以来,一直是抱着怎样的理念立足于这个世界的呢?我认为是“丰田纲领”,可以说在丰田它就像宪法一样一直存在。就任社长几年后,我开始呼吁:“为重拾丰田真我而斗争。”“丰田纲领”代代相传,每一代都会以自己对理解对其进行解释,然后再传达给大家。为了让大家重新认识在丰田工作的意义和目的,使丰田团队都成为专业人士,我觉得有必要重新解释一下这个“团队宪章”。因此我回顾了“丰田纲领”。“并不是任何事物只要适应时代就好”、“为了在丰田工作的同事为社会做贡献,我希望大家把丰田纲领作为自己的价值观,去认真地倾听”,在解释纲领时我的这个想法十分强烈。 我是第十几任社长,丰田经常被人们称为是家族企业,但我只是一个接过接力棒的继承人。我觉得,每个继承人都处在不同的时代,不能只凭自己的价值观开展工作。有两种方式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出现,一种是“时常回归原点”,还有一种就是“当时的继承人对原点进行解说”。我觉得现在正是这个时机。

Q.执着于“家人”这个词的意义是什么?

丰田社长 虽然对话中充满了无法解决的问题,但是家人的缘分是无法割舍的。我觉得就是这么回事。一般情况下,如果问题不能解决,可以说“我和别人一起做吧”。但是这些话却不能对家人说。有什么问题提出来,就能解决。那样才比较帅气。但是,一提到家人,帅气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就会产生争吵,变得很难看,虽然难看,但在想办法维系下去过程中,会增强家庭在遇到真正困难时的 “凝聚力”和“羁绊”。这就是我认为的家人。 在丰田创业的时代,汽车是一种前途莫测、无法预料风险的投资。公司的原点是珍惜那些追随公司的人。不管是职员、供应商、销售店,还是那些志同道合的人,正因为一直把他们当作家人来对待,才成就了现在的丰田。即使问题没能解决,也可以对话,这才是家人吧。

Q.这次的对话,与今后会有怎样的联系(“辞去了裁判员的职务”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是什么)

丰田社长 丰田在劳动争议之后,经过劳资宣言,工会和管理层就像汽车的两个轮子一样,每年都在持续对话。“公司希望员工幸福,工会期盼公司发展”。这是丰田的良好传统,我认为维持这个传统的正是议长(河合副社长)和副议长(工会的西野委员长)两个人。这两个人认真地经营,我担任裁判员的角色,说的自大一点,就像老天爷一样做出公正的判断,我一直认为正因为有这样一个机制才使得几十年来持续的“对话”发挥了作用。 丰田汽车所处的汽车行业,被各种利益相关方支撑着,因此,工资待遇差距不能扩大。此外,虽然丰田一直抱着摆脱通货紧缩的信念,但无论好坏,丰田的基本工资年年涨成为了一个标准。这样一来,我感觉差距在不断扩大。去年虽然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决定不公开基本工资的,但今年这成为了现实。另外,今年还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回答只发夏季奖金,就全体人员一律对待的待遇问题进行重新考虑和讨论)。 通过这两年(的变化),工会和公司之间,为了实现“公司希望员工幸福,工会期盼公司发展”进行的对话就是这样的,我希望大家能将今天作为起点,开始行动起来。 和去年比今年有很大的改变。我觉得不能让议长和副议长背负这个改变的责任,所以辞去了裁判员一职。这次,明确地把(自己所站的)立场变成了“决策方”。当然这种事不能总这样做。另外,我还向议长和副议长提出了请求,希望在明年的劳资协议会时,恢复到裁判员的角色。 我认为丰田必须站在社长的位置上,不属于任何一方,像老天爷一样客观公正地进行确认。这次不知道大家会怎么说。因为不知道,所以如果再次启动工会和公司的对话的话,我觉得就是我出场的时候了,所以我辞去了裁判员这一职务。

Q.对于“一律对待”有怎样的想法?

丰田社长 “一律对待(同等待遇)”,在我心中意味着“NOT FAIR”。“同等待遇”并不是“公平”。 关于这一点,工会、公司以及很多人都和我的想法不同。这个需要花时间,看大家如何评价、怎样能让大家接受、让大家理解。

Q.在经济高度增长时期,“企业内工会”“终身雇佣”“论资排辈”被认为是人事管理的要素。现在,您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

丰田社长 在这三个要素中,我认为“企业内工会”至今仍然很重要。丰田是一家不断进行改善的公司,有时候改革是必需的。但是,改革并不意味这要把所有的东西都破坏掉。在这种时候,能让同一家企业中不同立场的人进行对话的就是企业内部工会。所以,我们会保留企业内工会。 关于“论资排辈”,只有一部分精英反对变为更能激励员工的人事制度。但是,这并不是否定精英本身。我认为现在对精英的定义是错误的。 我个人认为精英的定义是“无论处于怎样的立场都能不断成长的人”。然而,“学历”、“自卖自夸的业绩”、“超越自身实力的职位”,具备这三点的话,人就无法继续成长了。我想改变这个局面。 业绩应该是不断增长的,新的业绩一定会超越过去的业绩,所以回顾过去的业绩没有任何意义。 而关于职位(立场),最重要的是用这个职位做什么。没有职位的人的那些“挣扎”和“痛苦”,需要由有职位的人来解决。这一点很重要。虽然找不到代替“按资排辈”的词语,但我认为“持续成长的架构”和“量才适用”都很重要的。 还有一个要素就是“终身雇佣”,我认为这个可以有。另一方面,有人会说 “因为到了年龄”或者“是大学毕业的话,过几年就可以升职”之类的话,我觉得这些话完全没有意义。机会,不一定是平等的、按顺序地落到每个人头上。正因为如此,我希望把我们公司变成一个让大家觉得“随时都有机会!”的公司。 所以,是因人而异的终身雇佣,有的人40岁左右就觉得自己干够了,跳槽到别的公司,这也是 “有可能的”。 虽然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比较好,但是有的人会把自己的人生设想为65年,希望我们能创造一个环境,让这样的人也能一直保持紧张感,觉得“自己也有机会”。 我们一直在打破一直以来的各种规则。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梳理了一下自己心中重要的想法,整理出三点:“量才适用”、“能够持续成长的人”、“自己的职位是为了谁而发挥作用”。 我并不是以自己(社长的立场)不变为前提说的这些话。不过我认为那样想也是很重要的。我在社长的位置上连续待了10年,从成为社长的那一瞬间开始,就站在了承担全部责任的立场上,或许某天就会有人跟我说“你的这个职位结束了”。从当上社长后立即就去参加听证会的时候开始,我就是这样想的。 这10年来,各种各样的问题得到解决了吗?如果有人这样问我的话,我会回答,新的问题还在不断的出现。我一直在努力开展工作,因为我认为,如果现在不把社长才能解决的事做好的话,后继者会很辛苦。 我对从未见过的祖父喜一郎怀有感激和仰慕之情。或许不能现在要别人李克理解我,但是某天,我死后,如果有人能认同我现在做的事情,哪怕只有一个人这样想,我也会十分感激。我不喜欢被人说“都因为那个人事情变得一团糟”,所以,我现在正为此努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