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东富士工厂传承给未来的“雄心壮志”

目录

采访东富士工厂旧址
直到最后都保持整洁
长期积累的技术和技能将传承给日本东北地区
突然讲述“未来实证试验城市”的构想
会长的感激之词

一个时代落下帷幕,新的挑战即将开始——

2021年2月23日,在丰田东日本(TMEJ)东富士工厂的旧址上举行了隆重的“Woven City”动工仪式—奠基仪式。香川主编和新人记者森田京之介去往现场进行了采访。

肩负着丰田汽车未来的Woven City将在东富士的一片土地上拔地而起。为了了解其背后的深远意义,首先必须知晓东富士工厂积淀的历史。东富士工厂对于丰田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东富士工厂应该传承给未来的又是什么?为了探寻答案,两人走进了工厂旧址。

采访东富士工厂旧址

两人来到工厂,首先映入眼帘是高高耸立的巨大厂房,厂房墙壁悬挂着偌大的标语牌分外醒目。

“一切为了我们的客户”本着客户至上的宣言,东富士工厂以真心待客

想必很多员工心中都时刻铭记着宣言。此宣言是直到2008年前一直担任TMEJ(当时的关东汽车工业公司)社长的内川晋提出的理念。由于此工厂只负责车身制造,没有销售部门,因此希望员工们时刻铭记自己与终端客户的联系,并在工作中基于客户价值观来思考问题。 这个宣言给TMEJ带来了巨大的变革,给予了工厂向前奋进的力量。

在厂房的入口迎接两位的是白根武史先生、阿部重三先生以及松冈俊哉先生。白根会长在决定关闭工厂时担任丰田汽车东日本公司董事会的会长,阿部工厂长则作为最高负责人一直守护着东富士工厂,综合中心管理室的松冈俊哉先生负责关厂业务。对东富士工厂的发展倾注心血的三位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注视着设备被撤走、渐渐归于寂静的工厂呢?

今年1月刚进入丰田公司的新人记者森田,曾是东京电视台的一名播音员。今天第一次迈进丰田工厂的他,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

森田
不好意思,因为我今天第一次来到丰田的工厂,内心非常激动,今天还请各位多多关照。我对今天的采访充满期待。
大家齐声
请多多关照。

在三人的指引下,主编和森田记者进入了工厂。松冈介绍说:“今天我们的参观路线是遵照汽车制造工序安排的,首先是冲压车间、然后是车身制造车间,最后是装配车间。”

首先是冲压车间,在这里放置了一个被称为自动生产线的巨大设备。此设备可以自动传送车身原材料钢板,通过四个冲压工位最终成型。宽敞的厂房几乎都被这个设备占据了。直到前不久,这个车间里还是一片人声鼎沸的情形,工人、物料穿梭往来,充溢了如洪雷般的金属撞击音。

香川
是不是觉得有点舍不得。
松冈
很舍不得啊。我当初是从事设备维护工作的,在这里留下了太多的回忆,心中真的感觉空荡荡的。

在角落里还残留着完成28年制造汽车使命的设备的残片。

森田
真的有种“辛苦了”的感觉。

直到最后都保持整洁

松冈说:“请看,这里还有东富士工厂遗留下来的零件。”放置在那里的是负责搬运制造中汽车车身的“支架”设备,以及可以快速感应生产线异常的显示设备“Andon”,森田记者很在意“Andon”机身上的词语。

森田
“Poka Yoke”是什么意思?
阿部
在生产线上配置了发生异常时会自动停止生产的装置,我们将这种纠错操作叫做“Poka Yoke”。通常(发生异常时)工人们会通过Andon发现异常,但只要是人,总会犯错的,这个时候就需要机械性地检测异常的方式--“Poka Yoke”。
森田
在保险上再加一层保险,这样的感觉对吧?
阿部
是的,会采用机械的方式阻隔异常。

下一个车间设置了串联式自动化生产线设备。这个车间面积也很大,在放置设备的地面下挖了很深的坑道。通常,低洼的地方很容易弄脏,但是这里一直都保持得很干净。

当决定关闭工厂,车间使用时间已所剩无几的情况下,即使稍微脏乱一点也不会对生产造成什么影响。但是,在这里工作的员工们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马虎敷衍。从干净光亮、一尘不染的地板可以感受到员工们对这家工厂的珍惜爱护之心。

白根
直到最后一刻,大家都努力保持整洁干净。无论何时冲压车间的地板总是亮锃锃的…。
松冈
是啊,由于工厂长和课长们严格要求,这里总是这么干净整洁。
森田
很多参观过工厂的人都会夸奖“这里真干净啊”。
松冈
保持干净整洁是因为在丰田,会评比各个工厂的清扫整理情况。
森田
不能输给其他工厂。
松冈
是的。

接下来参观的是车身制造车间。在这里,先将在冲压车间制造成型的大型面板组合在一起,由机器和工人们进行焊接。曾经这里有406台机器、100多名员工工作。工厂关闭后,这些机器被搬运到其他丰田工厂或者出售,许多员工也已经转移到日本东北地区的TMEJ工厂。

工厂的角落还有一台机器被留了下来。

森田
这里还留下了一台机器。
松冈
是的,由于这台机器拆卸比较困难,因此等设备分解时一起分解。

长期积累的技术和技能将传承给日本东北地区

东富士工厂对TMEJ来说、乃至对整个丰田来说都是特别的存在。“这里生产了日本唯一一款Chauffeur车型(针对配备专用司机的VIP乘客乘坐的豪华高级汽车)——Century,以及要求高耐用性的JPN TAXI。”白根会长介绍说。要制造出具有卓越耐久性的汽车,需要高精度和高品质,可以说东富士工厂代表了丰田汽车最高技术和技能水平。

例如,Century的涂层工艺,一般来说轿车会上四层漆,但是,Century的涂层高达7层。 而且,其中的三层涂装采用的是被称之为“水研”的抛光工艺,这种工艺由于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人工,如今已很少使用。

此外,Century制造中练就的高水平涂层工艺还活用到了JPN TAXI的日本传统深靛蓝涂层工序中。

白根
仅依靠技术力是远远不够的,在任何一个环节,高技能同样至关重要。在Century的涂层工序中,正是因为使用了现在非常难见的水研工艺,才营造出与众不同的光泽感。还有JPN ​​TAXI采用的深靛蓝色,如果没有在Century的制造中练就的超凡技能也是不可能实现的。

东富士工厂的工艺不会随着工厂的关闭而消失。在这里磨练出熟练技能的员工们今后会在日本东北地区工厂大显身手,并将他们的技能传授扩展。我们把所有一切都教给了日本东北地区工厂,一切都准备就绪,因此,才能下定决心关闭东富士工厂。

白根
在这里大家将精巧的技术传授给了更多的人,日本东北工厂的产量也因此稳步提升。照现在的生产量而言,只在日本东北工厂生产已然是游刃有余了。那么这样一来,就意味着这家有着53年历史的,最古老的工厂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最终决定关闭工厂的是时任社长的白根会长。白根会长回忆说:“我想无论是谁担任(丰田汽车东日本公司)社长,应该都会做出同样的决定”,“这一点在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理解的”。是的,从道理上确实是这样的,但是从情感上来说,要割舍这一切绝非易事。

直到最后一刻都强烈反对关闭工厂的是工厂长阿部,作为生产一线的最高负责人,他一直在拼命寻找工厂的保全之策。

白根
他是工厂长,永远的工厂长,当然希望这家工厂继续生存下去。
香川
确实是这样的。
白根
他很拼命,提出了很多改进方案,一个劲地对我说“这样可以改进一下”、“那样可以提高竞争力”。
香川
但确实已经是大势所趋,也没有办法了。
白根
他一边说着“这样啊,谢谢了”,一边准备关厂的工作。

突然讲述“未来实证试验城市”的构想

参观完装配车间,穿过汽车出货的最终展示区,可以看到一个小广场。就是在这里,白根会长向聚集在一起的员工们亲口宣布了关闭工厂的消息。

白根
当时告诉大家有重要事项宣布,请大家集合。
香川
一听这话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应该是最不想听到的消息了。人生中会有那么3、4个重要的瞬间,就算时光荏苒,也可以清晰地回想起,大概指的就是这样的回忆吧。
森田
那个时候员工们的表情和反应,您现在还记得吗?
白根
大家都愣住了,每个人都是“会长在说什么呢”的吃惊表情。

那天,在东富士工厂举行了Century的下线仪式,庆祝Century正式量产。丰田社长面对面地站在员工面前讲话,在回答员工的提问时,谈及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构想——在工厂旧址上建设未来的实证试验城市。

员工
虽然很想去日本东北工厂继续用自己的双手制造汽车,但也会有因为自身条件不方便的人存在,我想到那些想去但又因为考虑到家人不能同行,最后不得不辞职离开公司的工友们。 说实话每当想到他们,就没办法怀着轻松的心情前往日本东北工厂那边。
请您告诉我们,今后咱们丰田公司是打算如何继续发展的呢?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下现在公司的发展方向。 丰田社长
我们计划将东富士工厂变成一个可以为未来50年的汽车制造和自动驾驶做出贡献的圣地,将这片土地变为自动驾驶技术的“大型互联实证试验城市”,尽管现阶段这还只是一个构想,但是我认为有志者事竟成。

白根
我曾经跟丰田社长探讨过(工厂的未来),他回答我说:“我会尽全力协助妥善考虑。”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原来社长是以这样的方式考虑的将来。

在漫长的53年里,东富士工厂以及高水平的技术和技能创造出各种各样的汽车,推动了日本汽车的普及化。之后在这片土地上,一座全新的Woven City将拔地而起,开拓崭新的50年未来。

会长的感激之词

接下来香川主编和森田记者来到了历代Century的诞生之地。从第一代Century开始,在长达53年的时光里,一台台Century从这里走向世界。为了对 Century车型上凝结的高超技艺表示敬意,这间车间被叫做“Century工坊”。实际上香川主编从孩提时代就一直在乘坐Century,可以说是这款车的忠实客户。

香川
车型很大,但是轮毂却很小,完全依靠轮胎支持,所以很有弹性。
森田
很柔软。
香川
坐上去很舒服。
森田
很少有人能说出这种喜悦(笑)。

东富士工厂始建于1967年。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它一直在日本汽车普及化的进程中发挥着中流砥柱的作用。在这里有53年的历史沉淀,有制造最高级汽车的自豪。而今天这家工厂落下了历史的帷幕,来迎接未来实证试验城市的新生。

关于这一点,白根会长充满感激地说:“过去我们是造物,现在我们的目标变成了更加宏伟高远的城市建设,能活用工厂的土地,这是一件非常值得开心的,也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

白根会长笑着说,十年、二十年后,当以Woven City为模型的未来城市遍布全世界,更进一步地追溯,会发现这所城市的前身是一家生产了包括Century在内的各种车型、拥有53年历史的工厂,难道这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吗?

白根会长最后对曾在东富士工厂努力工作、并配合关厂决策转移到日本东北地区的员工们,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香川
就像白根会长说的这样,一切的判断都留在十年、二十年以后,让我们对这一切都拭目以待吧。
白根
集全体员工之力。
香川
确实如此。也会和会长,和大家,与每一位都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所以我认为这也给予了大家勇气。虽然最初大家心中想着尽量保留下工厂,也许不能理解。正是因为大家舍不得工厂,更应该把这种联系延续下去。因此,真心希望TOYOTimes能借此机会将这一切传递给大家。

53年的漫长岁月里,东富士工厂为日本汽车普及化默默奉献。在这里,永无止境的改善活动千锤百炼出丰田制造的精髓。在这里涌动的“制造更好的汽车”的雄心壮志,毫无疑问会通过白根会长和在这里工作的每一位员工传承给日本东北地区,传承给未来。这就是香川主编和森田记者发自内心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