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应该参与宇宙项目”— 共同的热情促使我们合作开发

目录

想让丰田加入到宇宙开发项目的核心中来
汽车公司参与宇宙项目的意义
“只有日本才能做”, 所以我们来做
月球表面的开发是为了全人类

丰田在宇宙开发项目中,参与开发载人月球表面加压Rover(LUNAR CRUISER) 车辆的契机来自于充满热情的两位成员,他们是丰田员工和JAXA的员工。他们互相之间毫无关系,但两人都怀有“丰田应该参加宇宙项目”的想法。拥有相同想法的二人终于相遇,与有可能改变世界的大项目关联起来。为什么他们会有想让丰田参加宇宙开发项目的想法呢?香川主编对此进行了采访。

想让丰田加入到宇宙开发项目的核心中来

香川
牵手丰田和JAXA(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实现共同开发的就是这两位,所有的故事从这两位开始!
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我是丰田时报 主编香川。 大村幸人(丰田汽车 尖端技术开发公司 负责月球探测车的开发)
你好,我是从丰田汽车启动此次的项目一直坚守阵地的大村。请多多指教。
末永和也(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 国际宇宙探测中心)
你好, 我是JAXA的末永,请多指教。
香川
刚才,大村先生自我介绍时,提到“从丰田汽车启动此次的项目时”。
大村
在丰田有一个探讨“20年后,30年后丰田应成为怎样一个公司”,“必须提供怎样的产品和服务”的工作组,参加这个工作组是我接触此次项目的最初契机。
其中考虑20年后,30年后的时候,某种程度上,是不是可以说丰田汽车在地上几乎行驶过世界上大部分地方了呢。但是再长远思考,下一次的转型,是不是已经超越地球,转向宇宙呢?其实最开始我所想到的不是月球车,而是思考基于“丰田×宇宙”的理念做点什么,这应该是最初的契机。 香川
这是几年前的事?
大村
4年前。
香川
然后是如何与末永先生携手呢?
末永
我从参加工作以来一直都是在JAXA工作。主要工作的部门就是在人工工程部门,例如宇航员、国际空间站等,日本“希望号”太空实验舱也是在我们部门,我们部门就是负责这样的载人航天工作,我从事过法务协调,国际协调,在去丰田之前还被派遣过海外,有过很多部门的工作经历。
然后3年前,2017年7月被派遣到丰田工作。我是第一个被JAXA派遣到丰田工作的人并不是JAXA下达指令让我去,是我自己主动要求“我想去丰田”,因为我觉得在丰田启动航天项目。让丰田也来参与到航天开发中,能给日本的航天技术开发带来新的改变,我希望能促使这样的合作,正好丰田那边也计划组建“航天开发团队”,我知道后,就主动要求前往丰田工作。

汽车公司参与宇宙项目的意义

香川
对于末永先生来说,如果要创建航天项目,不一定非要是汽车制造公司吧。为什么此次的项目要和汽车制造公司携手合作呢?为什么这个汽车制造公司一定要是丰田呢?
末永
首先,将汽车技术融入航天,有助于将日本的航天开发技术提升到新的高度。
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想让航天技术更加贴近我们的生活。航天飞机的制造都是独一无二的,数量非常有限。如果换成汽车来说,就类似制造超级跑车和F1赛车之类的特殊车型。其中还包括了大量的手工制造。 最终也只会有像若田航天员那样极少的人能真正乘坐进入宇宙。但是我们想拉近航天与我们的距离,我们憧憬的是一个谁都可以遨游太空的一个时代。 因此,让丰田这样制造低价优品的公司,将高性能的产品以高品质,以及合理的价格大量生产出来的公司加入到航天项目中,这是非常重要的。 大村
公司当然有各种反应。一方面我们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同时另一方面,从现实的角度来看,很多人也很质疑“这能赚到钱吗”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想法。
这个时候,非常幸运的是我最初进入公司时的领导也是工作组的成员,这位领导对我说“我明白了,要从工作组中独立出来,我们单独来做一个项目?”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香川
从那个关键的一步至今,执意要将这个提案提交到寺师CCO,这其中有没有类似契机的事情呢?
大村
当前,对于运营国际空间站的世界航天机构来说,登月是一个重大的目标。
但为什么要登月呢?其实最终目标是登上火星。月球上有水和冰的存在,水电解可以得到氢气和氧气。如果这样想,是不是“月球会成为地球以外的另一个氢能社会”。这与丰田的技术强项FC(Fuel Cell:燃料电池)具有很大契合性,因此我坚信在这颗卫星上可以与丰田开展这个非常有契合性的项目。 此外,假如丰田不参与,也肯定会有别的厂家从事这个项目。因为这一个既定的计划。此时,得知这个项目的自己,作为一家探究新型出行方式的汽车制造公司的自己,认定这是“自己一定要做到”的事情,假如今后我看到一家与我无关的汽车公司生产的汽车在月球上行驶,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因为这就是“工程师的梦想”, 还有,作为工程师,“我有机会做,但是我没有做”,这也一定会让我懊悔不已。就是这两个理由。 香川
上次我有幸在硅谷TRI(Toyota Research Institute丰田位于硅谷的研发中心)采访,遇见有一位非常有个性的员工,丰田的员工。我问他“之前你在哪里工作”,他回答“在NASA”。
“因为NASA的预算压缩了,所以我来丰田了”(笑)。我又问他“你觉得丰田好吗?”,他回答“非常自由,我可以研究任何东西,这很有趣。” 当时,我还见到名叫麦克斯的印度研究员。

“只有日本才能做”, 所以我们来做

香川
目前来看,有可能会按照寺师先生所说在2029年实现载人加压远程月球车的登月吗?
末永
这里放置的是一台国际宇宙空间站“希望号”实验舱的模型,它与实际装配在国际空间站上的舱组“希望号”几乎是相同尺寸,相同功能。
香川
实物等大。
末永
是的,等大。它是在地球低轨道约400千米的高度上空绕行,现在人类的活动区域已经从地球低轨道扩展到月球,火星。
首先会在绕月轨道上创建类似宇宙空间站的空间站,也就是我们所谓的“Gateway”,这项工程预计是在2023-2024年启动。 接下来是载人登月,宇航员会进行月球表面探测。计划2030年在月球创建活动据点,这是一个宏伟的计划,也非一国之力所能实现,必须国际合作。 所谓的国际合作就是合作国各自分担任务。例如“载人飞船”可能只有美国或俄罗斯才有实力承接,日本可以开发运载火箭,别的国家可以开发登陆器,或者日本也可以开发登陆器。 月球车的开发不仅是为了日本,还是国际航天规划中几乎不可缺少的功能。虽然说各个国家会各尽其职,这是一种合作但是同时也是一种竞争。 因为“都希望自己的国家承担最核心的部分或要素”。如果思索日本应该争取什么,应该承担什么,其实我们是有几个擅长的尖端技术的。提到日本的尖端技术,一个是我们在“希望号”积累的载人航天技术,另一个就是汽车。 香川
确实呢。必须在竞争中取胜,其中还承载了丰田汽车的荣耀…。
大村
不能输呢。
末永
载人加压月球车计划是在2029年发射,并还要完成1万公里以上的行走里程。
香川
是这样的。
末永
并且技术上还要保证宇航员能安心安全的完成月球表面行走,实际运行寿命5年以上,计划行走里程超过1万千米,就像刚才大村先生所说“如果日本不来做,别的国家也会来做”,“这是一种竞争”, 但是作为这次项目的直接参与者来说,我觉得“只有日本才能做到”。
因此不是说“日本也可以做到”,或者“日本也想做”,这是一项只有日本才能完成的项目,并且我认为这是JAXA必须要完成的项目,也是丰田必须要完成的项目。 香川
真是豪言壮语,说得真好。
大村
是的。

月球表面的开发是为了全人类

末永
最初只是我们三个人的口中的梦想,后来有很多伙伴也参与进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肩负的责任也越来越重大,项目一定要启动、一定成功。因此,没有退路。
现在我和大村先生各自在自己的岗位上拼尽全力。首先要真正将这个项目做起来,然后努力实现成功,这是很重要的。 丰田参与此次的载人加压月球车项目有几项重点意义,首先未来的愿景,“对于丰田来说,月球探测工程的愿景是什么?”针对这一点,在项目启动后项目小组进行了认真的谈论。我们提出了“Moon for All”这样一个全新的理念。 21世纪30年、40年人类将在月球构建活动据点,普通人也能在月球上正常的生活,我们目标瞄准的是这样一个全新的时代。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研发“月球航空技术”或“验证氢能社会”。我认为这些成果都可以让我们的母星-地球受益。航天技术的技术让我们能制造出更好的汽车、让我们实现可持续社会,地球最终受益匪浅。 另一个是通过探索月球取得成果促进了“第二地球”火星的开发。月球的下一个目标地是火星,探月是人类移居火星的测试案例。在探月工程中取得成果将极大活用到火星。 人类的月球表面活动、探月工程的目的不是仅仅为了生存在月球的人类,更是让地球人受益,为火星探测做准备。 进一步来说,载人加压月球车并不是对于月球活动的宇航员来说,并且对于现在生活在地球上的我们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领域,月球是我们所有人的月球。更长远来说,它也是为了地球和火星。这些观点汇集在一起就是“Moon for All”的真正含义。 香川
2029年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了。
大村
我们也认为时间很紧迫了。
香川
余下的时间只是转瞬间,真的。
大村
是的。
香川
另外一个方面,我真的很期待。多少年前,从阿姆斯特朗踏上月球那一刻起。虽然我不确定日本的航天工程是不是在进步,是不是有进展。
日本发射了很多太空飞船,完成了很多次的太空勘测,我们的探测工作甚至衍生到了土星,现在我们再次回归月球,这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的。末永先生多次表示“只有日本才能做到”,只有丰田才能做到,我觉得这真的与丰田目前的气场非常吻合的。在这1年半的采访活动,我已经感受到了。 这就是社长的愿景,所有的公司拧成一股绳。每个公司是独立的,但是所有的公司都可以携起手来,团结一致,共同面对环境保护等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日本”和“丰田”这样的字眼真的被认为是充满力量的,我衷心期待载人加压月球车降落在月球上的那一天。 大村
非常谢谢。
末永
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