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探索宇宙的真正理由。寺师董事和若田宇航员访谈记录

目录

被寺师先生拯救!?
月球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的机遇
曾经牵引航天飞机的就是丰田车
技术将延向未来
做到极致的太空“水回收”
也是工程师们磨练自我和实践的最佳场所
本想“自己做”

丰田将正式与JAXA开展月球探测车的共同研发。项目立项都经历了哪些过程,其最终目标又是什么?这次有幸访问正式启动该项目的执行董事寺师茂树先生和JAXA特别嘉宾若田光一宇航员一探究竟。

被寺师先生拯救!?

香川
首先想请教寺师CCO,您一直致力于技术领域并一路走到现在。想请您谈谈这次与JAXA相关人员共事的过程中都有哪些经历和感想?
寺师茂树董事兼执行董事
曾经有一个围绕“未来的出行方式”为主题的讨论会,其中有人提出了“宇宙交通工具”的想法。
虽然当时并不算是个大项目,但在与JAXA方交换信息的过程中有人提出“在日本也做类似项目”的提案,并逐步发展至今。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朝着这个方向推进的项目。 香川
是这样啊。这并非是您年轻时候就“非做不可”的事业是吗?
寺师
在年轻的后辈们提出的各种各样的方案中,其中有一项就是“宇宙的移动出行”。
香川
刚才说大村先生是从四年前开始,末永先生是从三年前开始考虑这个项目。曾经在各地进行演讲时他曾说“当时我落选时是寺师先生救了我”。
寺师
很抱歉,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大家
(哄堂大笑)
香川
但是他本人可是铭记在心呢。
寺师
那我姑且装作记得的样子吧。
香川
啊,仅仅是假装吗?(笑)
寺师
当时我确实评审了很多各种各样的构思提案,应该是对各个提案做出了点评。

月球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的机遇

寺师
或许那是作为一名工程师的好奇心吧。迈出“我们自己也想干”的第一步的初心就是工程师的好奇心。
在工程师的工作流程中有一个环节就是“破解未知事物”,因此当涉及“月球表面”时,自然而然地就产生了“去探究哪些是我们未知的地方”的想法。 香川
确实是,必须从这一点起步。
寺师
这个过程并不是我们在我们日常工作可以做到的,所以自己想着一定要挑战一下,这应该就是最初的决心吧。
正好,一种叫“CASE”的技术可以适用在包括月球车、探测车在内的领域。这项技术就像一个恰巧横在我们前面的栏架,我们只有实现跳步跨栏,才能完美跨过这个障碍物。因此我觉得正因这个项目,让我们瞄准了更高更远的目标。 香川
通过今天一天的参观,所有事物都融于一个方向。虽然去年也依稀感觉到,但今天再一次确信了“在月球表面着陆载人加压漫游车”将涉及到很多方面,是一项非常伟大的试验。但是在今天“融合各种技术的成果诞生了”这种强烈感受真正触及了我。
寺师
确实是。最初的构想是“在月球上行驶的汽车”,比如以氢气为动力行走。但如果以氢气为动力的话,需要制作氢气的“水”。如果月球上有水源的话,那么在月球就能创造氢气社会。然后打造一个城市。这与“Woven City”的感觉和思维方式完全契合,在这个新构建的世界中,以汽车为核心,所有人的关联起来,编织在一起。我想其中所涉及的每一项技术都是CASE技术。
在我们前行的过程,我们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有时候会觉得这些都是各个互不相关的项目,但是实际上我认为所有这些都是以一种无形的方式千丝万缕地联系在一起的。

曾经牵引航天飞机的就是丰田车

香川
能不能请若田先生谈一谈自己作为宇航员来看,此次丰田参与项目有什么意义,以及丰田参与后带来了哪些成果,以及您自身的感受。
若田光一(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 特别嘉宾 宇航员)
我第一次是搭乘“奋进号”航天飞机踏入太空,在太空站停留很长时间后返回地球时坐的也是“奋进号”。之后,航天飞机退役并将“奋进号”搬到洛杉矶博物馆时牵引它的是丰田车。美国将彰显国威的航天飞机托付给日本丰田汽车这本身就证明了美国对丰田车的信任。
(丰田的)大家所拥有的技术是世界一流的技术,具有优异的可靠性。对于航天设备来说,其实对任何产品来说,安全至上,进入太空、踏上月球,脚下只有没有路面的粗糙地表,还要确保能安全返航。因此可靠性真的是至关重要。与丰田汽车技术人员的合作研发,让我们感觉能更安心更放心地安全、切实的执行好太空任务。这不仅是我个人,也不仅仅是日本人,应该是全世界的宇航员都拥有的相同感受。 我相信新一代的宇航员们将利用日本的移动技术,真正地在月球表面构建一个可持续的月球环境,并且在月球积累的技术还将进一步运用到火星。这是一项利用日本高可靠性技术为世界宇宙开发做出持久贡献的长期工程,我对此充满期待。我由衷地希望有一天日本宇航员能在月球上操控漫游车,向世人展示日本航天的风采。

技术将延向未来

香川
两位对力争2029年实现的未来,怀有怎样的憧憬呢?对其实现的可能性、实现时间又有什么想法呢?
寺师
最初我听到这个构想时,说实话我心底很疑惑“能来得及吗?”。但是,从一般汽车的开发周期来说,从企划到实际新车面世大约需要5年,此次也不过是2个周期的时间。
在研发的过程,无法达到现场,无法确认实物,很多地方只能通过仿真实验。因此,例如收集反馈信息等,会有很多难题摆在你面前。现在,我们可以利用互联技术,也就说在开发中融合使用各种软件帮助我们更快的得到反馈信息。
因此,原来要花5年完成的事情现在可以缩短为4年,下一步甚至可以缩短到3年,我们的开发步伐在加快,现在终于感觉应该可以来得及了。 若田
正如寺师先生刚刚谈到的软件仿真为我们解决很多问题。在地面试验中,例如今天香川先生所看到的实验室,我们在那里模拟了宇宙的极度低温,因为月球是一个可以达到负170度的低温环境。借助于仿真,我们完成大量的试验,攻克了很多的课题。
月球与地球最大的区别是大相径庭的热环境,在月球上既有极度酷热的地方,也有极度严寒的地方。在地球上正常运行设备在严酷的月球环境也同样可以万无一失吗?这些方面是非常难的。另外月球表面上还覆盖着一层细粉状的风化物质——月壤。这是一种非常锋利、非常细小的沙土,在这种地表上ROVER的行驶性能如何,这些都是在地球上难以模拟的环境。 而今,国际空间站中日本“希望”号实验舱在轨应用。虽然在实验舱内是无重力的,但是装配了离心加速器,利用离心加速器的高速旋转可以模拟地球重力1/6的环境。 我们将砂砾带进了实验舱,通过观察砂砾的变化分析对月球ROVER牵引力的影响。在空间站我们模拟了月球环境,进行了各种实验。对于仿真无法实现的部分,我们通过这样的方式开展实验,利用空间站为登月活动做准备。这种研究理念也是非常重要的。 ROVER是一种移动方式,它不仅仅是维持了我们的生活环境,通过它,我们将建造载人月球基地,还可以建造工厂,这是一项与我们持续性活动密切相关的技术。如果有一天Woven City的浓缩版真的在月球上建成,那人类无论前往哪一个重力天体都将可以活用这项技术。从近处来说,在地球重力1/3的火星上,这项技术就大有用武之地。 国际太空探索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扩大人类的活动范围,无论是月球测试,还是今后进一步的航天活动,都将与这项技术密不可分。 香川
原来如此。

做到极致的太空“水回收”

香川
你好,我是“丰田时报”的主持人香川。
降籏弘城(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 载人航天技术部门 载人航天技术中心)
你好,我是JAXA的降籏。
香川
今天您将为我们展示什么呢?
降籏
就是这台被称之为“生命维持装置”的设备。
香川
这个是?
降籏
是水。水的化学式是H2O,通过电解水可以得到氧和氢,我们现在的研究课题就是如何利用水电解提供宇航员呼吸所需的氢气。一种是空气再生系统。 我们也称其为“废物处理”或“水回收”,这是利用宇航员的小便,尿液和粪便生成氧气。
香川
使用粪便。
降籏
粪便中也是含有水分的,虽然量比较少。我们希望尽可能地从各种物质中撷取水分并加以利用。
香川
做到这种极致,说明水真的是非常的珍贵。
降籏
确实是这样。

也是工程师们磨练自我和实践的最佳场所

香川
对于这个项目,丰田社长是怎么说的呢?
寺师
去年社长在美国接受采访时候,被问及“能赚钱吗?”
香川
是的。
寺师
社长回答“赚不到钱”。
香川
确实回答是“赚不到钱”。
寺师
社长回答后,对方追问到“那为什么还要做?”,社长思索了一下,回答到“因为这是工程师的梦想”。
我想这只是最初的契机,先前我也说过了,在各种环境下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是丰田的日常业务的一个环节,也是我们工作的方式。 无论是在地球,还是在月球,未来我们肩负各种工作,在业务循环推进中有一点是不变的,就是只要在这个过程中,能大幅度提升我们的技术,这样就足够了。不过没人告诉我们居然要花这么多钱。 香川
果然是不赚钱呢(笑)。这个工作确实没法赚钱,因为只是将这个东西做出来(没法销售),但也不能说是完全毫无收益。
寺师
刚才我也说过,实现这个过程,我们培养了人才、我们实现了新的流程,一个项目只要能持续促进我们技术的进步、公司的发展,我认为那就是一个好的项目。
香川
在这其中,创造出“安心、安全”的空间正是体现了丰田理念。
寺师
确实如此。
香川
刚才,寺师先生提到了“人才”这个词,此次的太空项目是不是也极大地促进了人才的培养?
寺师
是的。在我们以往的工作方式中,“我只负责轮胎的性能提升”,“我只负责车身改良”等是常事。但是这次不同,在这个项目中,如果你的视野仅仅局限在某一个领域,你是无法把握整体的。因此我们必须构建与过往截然不同的新工程师团队,这是一场真正的磨练和修行。

本想“自己做”

香川
不仅是刚才我们提到的末永先生,听说很多年轻的员工都很积极踊跃想参与此次的项目。“我想冲出太空”、“我想遨游月球”、“我想让我们的汽车跑起来”,这是年轻人心中的热情。但是在感受这份激情的同时,在寺师先生脑子中,过往的经验会不会告诉自己“这没法赚钱,这只是烧钱”。
在这种时候,一直以来都是从事研发工作的寺师先生心中会不会也萌发类似“工程师之心”的情愫呢? 寺师
刚才我提到了项目展示,其实每年我们都听取大量的项目展示。这些展示内容如果单独来看要实现起来其实还是有难度的,但是它们中蕴藏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其中有一点吸引我的就是“地球上所没有的”“在太空中的”,我当时觉得要实现可能不实际,但是非常有趣。
因此当最终我们与JAXA携手合作,这些有趣的想法开始成为现实。过去我也评审过很多项目展示,经历过“先要尝试才会有改变”,因此很多时候大家尝试着放手去做就好。即使最终无法达成预想的目标,但是在这个过程或许会诞生意想不到的新东西。可能正是因为怀有这样的想法,最终下定决心“再多尝试一下吧”。 香川
因此可以说您在某些方面还是保留了尝试有趣事物的初心呢。
寺师
应该是“我想自己干”这种心境吧。
香川
但是,一方面您是自己放手去尝试,但是另一方面您心中也清楚这是需要钱,在告诉大家“去试一试吧”的同时,又实际实现了与JAXA的划时代的携手合作,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寺师
其实在进行最初的企划时,实际上并不会耗费大的成本,因为还没有到实际制造的阶段。因此在这个“消耗脑力”的阶段,尝试把所有相关方面联系起来,就有可能产生新的火花。就是基于这些想法,我们在众多的构想中挑中此次的项目,最终吹响了起航的号角。
香川
最后,派遣到丰田公司的末永先生完成了自己使命,回到了JAXA,但是还依然将丰田的员工证藏在这里(前胸口袋),自己曾经是丰田一员的心情久久不能忘怀呢。正是因为寺师先生一直激励大家“去尝试”、鼓励大家“很有趣”,才会有这些勇于挑战、热心挑战的员工。
寺师
如果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话,我真的是非常感激。不过在私下吐槽我的人应该也不少吧。
大家
(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