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不是要实现自动驾驶,而是要实现自“働”驾驶【东富士研究所 采访】

目录

自动驾驶研究已有二三十年的历史
TRI负责“认知”,东富士负责“判断”和“操作”
丰田的卖点是“乘坐体验”
不是自动驾驶,而是“自働驾驶”!?

香川主编在东富士研究所体验了令人惊叹的自动驾驶技术。他采访了负责自动驾驶的先进技术研发公司首席专业工程师曾我雅之丰田要实现怎样的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研究已有二三十年的历史

香川
今天非常感谢。
曾我
您客气了,我们才要说谢谢。
香川
今天的体验让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议,而且是一段非常宝贵的体验,我非常满足。此外,我还想了解一下东富士研究所的历史。从提出要在这里研发自动驾驶开始,到研发工作是如何进行的,请您谈一谈这里的发展历程。
曾我
首先,自动驾驶研发工作从很久之前就开始了,从20世纪80年代起,已经展开了先行技术研发。在2005年的爱知世博会上首次展现在世人面前,当时丰田展示的“自动大巴”技术是在道路两侧埋上磁铁,沿着磁铁行驶。
但是,这种技术不仅需要改良汽车,还涉及道路施工,(从普遍实现商品化的角度而言)很不现实。所以,之后又用了10年左右的时间,推动各项技术升级,AI、摄像机、雷达、LIDAR*等传感器技术以及计算机的能力得到大幅提升。由此形成了我们现在所能想到的现实的自动驾驶产品,从5-6年前开始正式开展自动驾驶研发,以打造正式的产品。 *投射激光,通过测算照射物体后反射的时间,检测到物体的距离和方向。与使用电波检测的雷达不同,LiDAR(激光雷达)是使用激光进行检测的。 香川
所以只用了5、6年时啊。
曾我
是的。
香川
最初是希望以什么样的形式推进自动驾驶研发工作的呢?是有谁来倡导的吗?
曾我
(在研发工作开始前)有人认为“自动驾驶还无法实现”,(但是)也有人认为“将来有可能实现”“有可能有助于促使手动驾驶实现进步”。大家的想法是七零八落的。所以当时很难真正形成产品。
丰田展开自动驾驶研发最主要的目的是将“安全”放在第一位。安全方面可以具体体现为“发生碰撞后人不会受到伤害”这种碰撞方面的安全,但终归还是要尽量避免发生碰撞。因此,“尽量避免发生碰撞”的预防安全技术成为了现实的产品。 首先是避免车轮抱死的ABS技术。还有避免侧滑的技术,在丰田的商品名称是VSC。这些技术逐步在电子控制系统成为现实,提升安全性也是不同于自动驾驶的另一条发展路径。 有了那些技术才会有今天的技术成果。我们是从几年前才开始真正谈论自动驾驶(着手研发)的。而在此之前,已经有了20年、30年的历史,这些都有助于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 香川
您本人以前也不是负责研发自动驾驶的吧。据说,您是在制动部门等多个业务领域负责相关工作后,近几年才到了现在的自动驾驶部门。
曾我
是的,您说的没错。
香川
啊。从历史上看,看是一个比较新的领域。
曾我
是的。

TRI负责“认知”,东富士负责“判断”和“操作”

香川
我想问一下,硅谷的TRI和东富士有什么不同呢?
曾我
自动驾驶和人的驾驶行为一样,都是先认知,后判断,再操作汽车,这也是事物的形成过程。尤其是在认知方面,需要类似于人的智慧的技术,没有AI这样的技术很难实现。但是,汽车领域的技术人员中很少有AI方面的技术人员。因此,为了发展这方面的技术,丰田就在几年前创设了TRI,聚集技术人员展开研发工作。我们的想法是希望能在TRI填补认知、智能化方面的空缺。
另一方面还要考虑汽车的状态,现在是保持在这种状态下行驶的,如果“再调整一下控制杆”或者“踩一下油门”,做出一系列判断和操作,作为一家汽车制造商,我们要确保汽车还能保持原来的状态。所以,可以理解为TRI和我们这个在丰田的部门分工合作,两方面共同研发自动驾驶。

丰田的卖点是“乘坐体验”

香川
目前有许多IT企业也在积极投身自动驾驶领域,丰田作为一家企业的特色,或者说丰田的自动驾驶的卖点体现在哪里呢?
曾我
我认为有一点很明确的是“乘坐体验”或者“乘坐感受”。
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对乘坐感受进行过一些研究。当时要乘坐各种车,有的时候乘坐体验很好,也有的时候虽然感觉不错,也不会对施加过多的反作用力,但是会觉得有点晕车,会遇到各种情况。然而,仅从数据上来看,是很难区分出这些差别的。 人类的感知能力是非常强的,能够得出正确的感受。(之所以会掌握不到偏差)大多是因为数据收集方法不对、观察方法不同,本来必须是要这样看的,但是从这个角度看就会无法发现差别。不过,在不断求索的过程中,最后也会豁然开朗。这种不断累积的过程,也将运用到改善丰田现有车型乘坐感受的工作中。 在自动驾驶中,如何才能做出自动驾驶的特色,让乘客感到放心?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开始观察矢吹的驾驶状态、观察社长的驾驶状态,又观察了许多驾驶员的驾驶状态,与自己的驾驶状态进行比较,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观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发现答案,才取得了今天的成果。

不是自动驾驶,而是“自働驾驶”!?

曾我
丰田的生产方式中有一个叫做“自働化”的词语,自働化中的“働”不是运动的“动”,而是带有人字旁的、有人的参与的自働化。具体而言就是在机械中加入人的智慧,不让人成为机械的奴隶。有的人认为让人去做更高级的事情就好了。这样一旦发现可能会出现问题,机器会自动停止,不会生产次品。人只要进行修理再重启生产即可,不需要一直关注机器。
现在的驾驶方式有强行要求人这样做的成分。但我也提到了,我们丰田要实现的自动驾驶是带有人字旁的“自働驾驶”。 香川
谢谢您!这次采访很有意思,我会继续努力,希望以后能在这里驾驶。
曾我
是啊,那我先跟矢吹打好招呼。
香川
好的,拜托了!

<相关链接> #22 自动驾驶也有高下之分!?(东富士研究所前篇) #23 自动驾驶,未来可期(东富士研究所后篇) #24 丰田要实现的不是自动驾驶,而是自“働”驾驶 #26 香川主编从自动驾驶中学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