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汽车,全都成为骏马”~丰田制造跑车的理由~

目录

即使汽车变成了马车,自己的爱马也会留下
可以造出好的跑车=具备制造能力
通过GR磨练硬件,通过智能网联来磨练软件
赛车运动和汽车生意是表里一致的
经营和现场融为一体,是建立强大团队不可或缺的
最新的赛车,最新的智能网联

“将丰田公司转变为移动性公司”。
“最后剩下的车型是‘FUN TO DRIVE’”。

这两句话,都是丰田社长说的。前者,是2018年1月在美国举行的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上提出丰田发展的方向时说的话。

后者,是被丰田时报的香川主编问到丰田制造跑车的理由时讲的话。
为了更深刻地理解这两句话的意思,我向友山副社长咨询了一下。
那是因为这是负责以下两种工作的“友山独家”解说,友山副社长负责的这两种工作指的是,努力扩大智能网联和MaaS(移动式服务)移动出行的新的可能性以及制造跑车。
我想将这两次的采访报道内容传达给大家。

即使汽车变成了马车,自己的爱马也会留下

友山副社长负责TOYOTA GAZOO Racing(以下简称GR)和智能网联公司的工作。前者是自己操控汽车,后者也许可以说是其相反的工作。从这个立场来看,希望他能解释一下“最后留下的汽车是‘FUN TO DRIVE’”的意思。

友山副社长
当汽车成为移动性社会公有物的时候,极端地说,我想就是“大家车库里的都是跑车”。“想自由地按照自己的意志出行”、“想跑得更快”、“想去更远的地方”,这些人类的需求是普遍存在的,对于能够实现这一愿望的汽车,人们的感情是热血沸腾、心跳加速的。丰田社长之所以把汽车称为爱车,也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才执着于倾注着“爱”的工业产品。
(由于汽车的诞生)虽然在美国有1500万匹马全部换成了汽车,但赛马还保留着。世界上有特别爱马的人。想让自己的出行工具只属于自己,这种意识是无法改变的。以前在被问到“通过IT汽车会变成什么样”的时候,我说“全都成为骏马”。马,在控制方面的乐趣不亚于汽车,有障碍物就避开,有坑就自己跃起来。马可以与人心灵相通,马对于骑手来说是无法替代的存在。随着汽车AI的进化,智能网联也可以让汽车与人心灵相通。“最后留下的是FUN TO DRIVE”这句话的意思是,即使汽车变成了商品化的马车,人们也会拥有各自的爱马。

可以造出好的跑车=具备制造能力

随着汽车的商品化,私人汽车的“FUN TO DRIVE”将变为重要的附加价值,不过,持续制造这样的跑车,对制造商来说是否有意义呢?

友山副社长
我认为能否量产好的跑车,是汽车制造商“制造能力”的一个标志。为了造出好的跑车,必须参加世界屈指可数的赛车比赛,和竞争对手们展开平等的竞赛,在赛场上磨练人和技术,赛后将这些加以运用,只有这样才能造出好车。另外,跑车也不是好卖的东西。必须具备多品种、少量生产的技术。我认为开发出好的跑车,能以合适的售价卖出跑车的汽车制造商,制造产品的能力肯定是很强的。

通过GR磨练硬件,通过智能网联来磨练软件

GR的目标,是在赛车比赛中磨练汽车的制造能力,这对实现智能网联社会共享的移动性和移动服务也有好的影响吧?

友山副社长
这与我为什么同事负责的智能网联和GR有关。智能网联可能产生新的移动出行、移动出行服务,甚至有可能创造出一个新的社会系统。例如,在e-Palette中,根据时间和日期,一辆车可以起到各种各样的作用,汽车本身也可以成为一家商店并到达自己的地方。也就是说,有可能创造出作为社会公有物品的汽车的存在方式。
另一方面,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会更想拥有自己的跑车和自己喜欢的车。刚才说的“车库里的都是跑车”,就是这个意思。虽然跑车的制造由GR负责,但其核心的“制造好车所需要的技术、基础”,无论是跑车还是日用汽车都是共通的,制造好车这一点是不变的。不管是什么样的汽车,为了制造顾客想乘坐、最终想拥有的汽车,必须在智能网联这一软件方面、GR这一硬件方面,在这两个方面进行磨练。无论是私人跑车,还是像e-Palette那样的共享移动性概念车,我们都想追求丰田特有的“味道”。

赛车运动和汽车生意是表里一致的

跑车在阵容中被淘汰,数量正在减少。GR公司是否要求恢复跑车,是否要求将跑车以独立核算的方式确立为一个生意呢?

友山副社长
丰田社长明确表示,“赛车运动是磨练人、磨练汽车、制造好车的基础”。这说明赛车运动和汽车生意是表里一致的。赛车运动不是营业的宣传、营销手段。景气的时候多多参与,但不景气的时候就放弃的话,是造不出好车的。在赛车这个极限世界里磨练过的人和技术,可以造出一辆好的跑车。售出好的跑车,赚取收益,再把收益投回到赛车比赛中,这样循环往复,对持续健康地发展赛车运动也好,制造好车也好,都十分重要。
GR公司,不仅仅是开展赛车运动,也不仅仅是制造跑车的部门。以参加赛车比赛并在现场的磨练人并积累经验,用于跑车的开发,这个工作影响到丰田本身的工作方式的变革,最终将强化“制造好车”的基础,因此肩负着重要的使命。 例如,我认为在纽伯格林赛场上历练的SUPRA苏普拉,对苏普拉的研发是必要的,但是对卡罗拉和家庭轿车有什么影响呢。 友山副社长
在赛车运动中,比起一般汽车的行驶状况,要求跑车有更高的极限性能。在这种情况下,要磨练动力传动、悬架和汽车的控制。在这里磨练出来的技术,会成为提升一般车辆乘坐舒适度和行驶性能魅力的重要经验。
例如,YariS参加WRC的比赛,从常规来说,基本市场上销售的汽车车架结构,决定了必须使用的部位和零件。这样一来,无论如何,为了获胜,例如,悬架需要承受比以前更大的冲击力,所以也必须重新考虑市场销售的汽车的设计。对下一代YariS投入了相当多WRC的经验。改善悬架抗冲击力,不仅仅是为了赛车比赛,也与提升普通汽车的乘坐舒适度、行驶性能、极限性能相关。通过将赛车比赛中得到的经验应用到市场销售的汽车研发上,可以打造出不同于以往的,只靠测试研发造出的车型。

管理层和一线融为一体,是建立强大团队不可或缺的

参加WRC,友山副社长自己深入学习到什么、重新发现到的是什么呢?

友山副社长
去年,在WRC的13站中参加了6站。丰田社长也来到了WRC芬兰站,和选手一起登上了颁奖台。最高管理层出现在比赛现场的意义,并不是因为有了最高管理层,比赛的成绩就会变好。高层与团队同呼吸同命运,在现场发生了什么,通过与现场共同面对问题,将管理与现场融为一体。我强烈地感受到,这样的做法对于打造强大的团队是不可或缺的,归根结底,这与制造好车紧密相连。
去年在WRC上推出了3辆YariS,虽然赢得了厂商冠军,但在13站比赛中,14次出现了比赛中途弃权的情况。在正式比赛中遇到了很多麻烦。在一场比赛结束,不到一个月后的下一场比赛之前,必须对照从汽车中收集的数据和在现场发生的情况,并对汽车进行改进。车手、工程师、机械师跨越工作领域和专业领域的壁垒,组成一支队伍,在有限的时间内对赛车进行改进。然后再回到赛道奔跑。再发生故障的话,就再改进。也就是说,丰田公司在2年内进行的研发中,每年进行13次改进。我认为这样的工作方式,一定会对丰田的工作方式产生好的影响。

最新的赛车,最新的智能网联

2018年1月,刚推出“e-Palette”之后,在东京汽车沙龙推出了“GR超级运动概念”。那时候,友山副社长说:“赛车就是智能网联车。”赛车运动对行驶、转弯、停车等汽车的性能产生影响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怎么看待它对智能网联世界的影响呢?

友山副社长
通过将数据与实际驾驶进行比较来改进汽车。不停地循环改进。为了能实时“看到”汽车现在变成什么样子,智能网联是必不可少的。
汽车,并不是单纯地向右转向才向右转弯的。特别是在赛车比赛中,在转方向盘的同时,积极控制刹车和油门,即使高速行驶也能安全转向。不仅仅是赛车的世界,我想普通的汽车也一样。例如,世界一流的车手塔纳克(奥特·塔纳克,TOYOTA GAZOO Racing WRC车手),如何在路面恶劣的情况下,以一百几十公里的时速安全转弯的数据,成为改进汽车的重要数据。 即使在轮胎失去抓地力的极限范围,为了研发能够安全控制车辆的技术,这样的数据也是宝贵的资料。将来,谁都可以像塔纳克一样,实现优雅、安全、快速的自动驾驶吧。

<相关链接> #20“不能失去丰田情怀”~变革时代不动摇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