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在纽博格林见证可爱的“爱车狂人”们释放热情【纽博格林采访】

目录

教练是打杂的!? 独特的团队运营模式
为什么丰田要在纽博格林坚持战斗
纽博格林的经历让内心更强大
在赛场上锻造“能够放心驾驶的汽车”
可爱的“爱车狂人”们的热情
你一定很爱车吧?

纽博格林在维修区,香川主编正在等待的是TOYOTA GAZOO Racing的技师们。他们全都是丰田的员工,其中还有人是第一次站上赛场。如果要追求比赛成绩,完全可以雇用经验丰富的专业技师,为什么要让全部由丰田员工组成的队伍上场呢?

为了探寻其中的缘由,香川主编采访了TOYOTA GAZOO Racing的成员。第一位接受采访的是担任团队教练的金森信明。

教练是打杂的!? 独特的团队运营模式

香川
我是“丰田时报”主编香川。请您多多关照。
金森
我是金森。请您多多关照。
香川
您原来是工程师,后来又成为了车队教练吧。
金森
是的。虽说是教练,不过这里的教练就是打杂的。
香川
不不,您也太谦虚了(笑)。
金森
我们参加的比赛和一般的比赛不太一样。被批评、被罚款了,就要去低头道歉,这就是我的工作。
香川
您说这场比赛和一般的比赛不一样。纽博格林与其他比赛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金森
不只是在纽博格林的比赛上,我们的运营方式就是这样。
香川
你是说丰田的运营方式吗?
金森
不是,我只是说车队的运营方式。
香川
这个车队的。
金森
通常情况下,教练要发出各种指示,把各种权限交给总技师,与车手的沟通工作也要由总技师来完成。

为什么丰田要在纽博格林坚持战斗

于是,香川主编接下来直接把话筒伸到了总技师平田泰男面前。

香川
您好,我是“丰田时报”主编香川照之。请您多多关照。
平田
请您多多关照。我是平田。
香川
您在纽博格林的工作主要是在赛场上完成哪些任务呢?
平田
我会观察技师的动作。最主要的目的是要锻炼他们。我会仔细倾听车手对于改善车辆动作的意见,再与参与实操工作的同事们协商改进车辆的方向。

香川
作为一家汽车制造商,丰田到纽博格林来参赛的意义主要体现在哪里呢?
平田
纽博格林其实也是一个开发车辆的平台。之所以会以竞赛的形式呈现,是由于竞赛会对期限等事项做出全面、详细的规定。比如如果在预选赛中出现了问题,就必须要在决赛之前修好。
如果是普通的工作,可以有一段较长的时间来完成。一旦进入了竞技状态,时间就会被大幅压缩。这就需要我们一边思考一边寻求解决对策。(竞赛)能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掌握这种能力。这对我们今后在公司开展工作也是有帮助的。 香川
原来如此。那要是有人做不到这一点,就该收拾东西回家了吧。
平田
要说得极端一点,确实是这样的(笑)。
香川
这确实是极端的情况。反过来看,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之后回到公司的时候,对于以前用很少的时间就能完成的事,就能够用更长的时间、更加高效地深入思考,从而对工作量产生影响。工作量也会随之增多吧?
平田
确实是这样。

纽博格林的经历让内心更强大

接下来,香川又采访了另一位总技师关谷利之,听听他在纽博格林得到的收获。

关谷
我学到了一些新的世界观、在公司里应该关注的事项。比起学习技能,我确实感受到了自己的内心变得非常强大。我坚持参加这项活动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因为爱车,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它能“锤炼人格”。
车是由人来制造的。两者都需要锤炼,我们之所以要一直开展这项活动,主要是由于丰田社长经常说的“要造出更好的汽车”与“要锻造更好的人”是紧密关联的,所以我们才要一直做下去。 香川
今天这些新任技师的出道首秀表现得怎么样?
关谷
果不其然,一到正式上场,他们都严肃地像一尊大佛似的。我都不禁有点担心他们(笑)。
香川
不过,你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吧。
关谷
是的,没错。
香川
据说这种情况下平田或者成濑也会亲临现场。
关谷
是的。

香川主编在充满紧张气息的维修区采访了首次来到纽博格林的技师井门洋三、第二年来参赛的加藤惠三。

香川
你这是第几次来纽博格林了?
井门
今年是第一次。
香川
第一次吗?
井门
是的。
香川
纽博格林怎么样?真正参与之后有什么感觉?
井门
我认为这里很棒。
香川
你是第一年当技师吗?
井门
是的。
香川
那你会紧张或者浑身发麻吗?
井门
非常紧张。
香川
啊,确实是。

在赛场上锻造“能够放心驾驶的汽车”

香川主编还询问了技师们参赛的原因和意义。

加藤
如果能制造出更好的汽车,不失为一件好事。虽然各部门成员的职责不尽相同,但是如果能制造出让客户放心乘坐的汽车,那或许就能称之为一辆好车了。
平田
这也是我反复强调的,如果不能确保车辆可以放心驾驶,驾驶员就无法充分发挥油门的作用,或者用力踩刹车。
金森
我们要在这种竞争中检验车辆能实现安全驾驶的限度。如果只有一个人单独开车,可以选择合适自己的路线。但是,在赛场上往往不能按照个人意愿选择行驶路线。
所以,在进行这种操作时,也要确保车辆完全、稳定,不会出现异常。这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关谷
我认为,赛车不是以生命为代价测试胆量的游戏。我们要检验自己的制造的车辆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驾驶员获得舒适的驾驶体验。车速快、获胜只不过是结果的呈现形式而已。

可爱的”爱车狂人”们的热情

香川
这些身处维修区之中的爱车狂人们,这些无时无刻都在挂念着汽车的人们,他们的所思所想布置关乎汽车。他们以汽车为媒介,以汽车为爱好,通过汽车挑战着自己的极限。
与汽车中柔性的方面接触时,只需要看自己内心中硬性的部分能在多大程度上发掘出柔性的特别之处,也就是说只需要对硬性的部分进行挑战。但如果要将汽车换成其他东西,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做到。但是,如果一生都将兴趣倾注在汽车上,就自然会到那里去。会产生一种似乎是为车而去,似乎又不是的感觉。 与此同时,赛车既是速度的竞技,又不是速度的竞技。所谓挑战极限正是如此,转过一圈来到背面之后会发现,这张纸已经翻篇了。在我看来,这正是纽博格林的精妙之处。

你一定很爱车吧?

香川
驾驶员追求上进,车的性能自然也会变好。这种关联性具体是如何体现的呢?能举个例子吗?
关谷
首先要明确的是,我现在已经非常喜欢车了。
香川
你一定很爱车吧?
平田
我非常爱车。
香川
你现在每天都有多少时间在想车的事呢?
井门
我几乎每天都在想车的事,从早到晚。
香川
你一定很爱车吧?
加藤
是的,没错。
香川
你一定很爱车吧。
金森
是的,我一直都很爱车。
香川
已经到了24小时都在想车的地步了吗?
金森
那倒没有,偶尔也能暂时放下车的事(笑)。
香川
能暂时放下。那真的很好啊。
金森
比如犯困的时候(笑)。
香川
(笑)。

<相关链接> #5 纽博格林采访同行记(前篇) #6 纽博格林采访同行记(后篇) #8 赛车手眼中的“好车”是什么样的? #9 主编在纽博格林狂奔!丰田为何要执着于纽博格林? #10 香川主编眼中赛车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