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 丰田时报
输入您的邮箱进行订阅,提交成功即可生效。
*本人同意将此表格的信息提供给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并同意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向本人发送相关商业性信息、相关咨询。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保证按照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隐私政策》的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妥善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
丰田时报

?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丰田时报
社长专栏 丰田访谈 赛事活动 专题报道
NewsPicks入侵TOYOTimes的地盘!丰田技术部是“白色巨塔”?

目录

技术部“话说不通”
被称为“白色巨塔”
经营会议不需要“纸”
降低成本不是“削减预算”
“悍马”成为领导

1月8日,丰田汽车公司和往年一样,丰田章男社长在约1500名员工面前发表了新年致辞。当时现场的视频,发布在了2019年开始制作的丰田直属新媒体“TOYOTimes”上。

实际上,这个新年致辞还有一个完全没计划公开的“后续”。丰田社长下面的5名副社长,以及2018年6月就任的丰田公司外部董事的前经济产业事务次官菅原郁郎,一共7人登上了舞台。

对于员工们的“直率的提问”,领导们全都给予了答复,这在丰田来说是一个罕见的公司内部会议。

视频编辑:安冈大辅/NewsPicks Stdios 首席导演

特别是近几年,丰田对外发布了“要由汽车制造商转型为移动出行服务公司”的消息。对公司内部发展方向发生的变化,员工之间肯定有不安的声音。

员工们到底会提出什么样的问题呢,领导们又会如何回答呢。NewsPicks编辑部从2018年底开始与丰田反复交涉,成为唯一一个被允许进入会场的外部媒体。

另外,NewsPicks此次甚至还“入侵”了直属于丰田的媒体“TOYOTimes”。双方同时免费公开了本报道。当然事先声明一下,为了保证媒体的公正性,NewsPicks没有从丰田收取任何稿费等报酬。

那么,现在就把丰田领导层“对员工们的讲话”完整地传达给大家吧。另外,通过NewsPicks发布的独家报道也正在另行公开发布。

技术部“话说不通”

丰田社长
今天我打算采取由大家提问,我们这些成员来回答的形式推进会议。
面对这样的阵容,举手提问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请大家一定要勇敢地发问。
——(技术部员工)
丰田社长最近在广播等媒体上也发布了信息,就像普通人一样对我们说了很多话,我觉得特别有共鸣。
丰田社长
你觉得我不是普通人吗?(笑)
——(技术部员工)
不,不是那样的(笑)。只是,感觉您就像在顶层的了不起的大人物一样,跟我们不是一个级别的……。
丰田社长
不过感觉你跟我说话还是挺轻松的嘛。(笑)

——(技术部员工)
心脏怦怦直跳(笑)。不过,因为很难有机会直接沟通,所以感觉您是很遥远的存在。有一点,我不知道能不能问,虽然问了之后有可能被解雇吧。我有时候会间接地听到传言,说社长不怎么喜欢技术部。请您一定要把真实的想法告诉我们……。
(会场笑声) 丰田社长
哎呀,能把这样的事情公开说出来真挺好的。
没有喜欢或者讨厌,我就是觉得技术部“话说不通”。
比如前几天在“商品化决定会议”之前,他们给我看了很多颜色的样品,我就问:“为什么丰田汽车的颜色总是这么暗淡呢?”。
然后他们回答说“因为这些颜色在年轻人中很流行”。
这样根本没法聊下去啊。 听到为什么颜色暗淡的提问,回答“年轻人喜欢这个颜色”。
意思好像在说,大叔你闭嘴吧。聊不下去了呀。

在试驾跑车“86”的首台车时,我感觉自己的“心情就像正在暗恋的男孩子”。

我想在这里转弯,但是汽车跟我说:“不,这不是转弯的地方,我不想转弯。”。想在这里踩刹车,在那边停下来,但是汽车说“不要停这里,别踩刹车!”等等,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与汽车交流不畅。

可能是因为我是感性地在阐述事情,而技术部平时是用理性来处理工作的。但是,如果真的想造出一辆好车的话,希望大家能超越理性,因为我是从用户的角度来发表意见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对技术部没有“喜欢或者讨厌”,而是觉得无法沟通。这是我真实的想法。

被称为“白色巨塔”

丰田社长
您有其他什么想说的吗?(技术领域的)寺师副社长。“白色巨塔”的代表。
寺师副社长
那个…(笑)。一直以来大家都这么称呼技术部,说我们这里是“白色巨塔”。我们最近明明没有做什么,为什么还被说呢?说实话,我有点不太理解。

寺师茂树(TERASHI・SHIGEKI)丰田汽车董事副社长、执行董事

在那次商品化决定会议之后,我和(同样是技术领域的)吉田(副社长)出席会议的时候,就像社长说的那样,试着从用户的眼光听取了说明,觉得“确实如此”,我们也感觉到了同样的问题。 主要问题是技术部是站在“我们是专业的”立场上的。所以即使进行说明也只是单方向输出,我们今后需要加强理解。 专业人士本来就应该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进行说明,必须要用和普通人一样的视角进行说明。这的确是技术部欠缺的地方,我正在反省这一点。 丰田社长
寺师先生,在心底里您是不是看不起我?
寺师副社长
没有没有没有(笑)。
丰田社长
觉得反正不管说什么,技术上的事我也不懂。
寺师副社长
近5年来,我和丰田社长谈过各种各样的事情。老实说,谈其中三分之一左右的话题时,我是以“我比你更了解,所以这一点也许能说服你”的心情来对待的。
但是,社长和副社长谈论的内容,与其说是一个项目,不如说是要决定包含多个项目的事情。 所以,如果只从技术部的角度说“我想按照这样的设想去做”的话,社长一定会提出更优秀的想法。 从那以后,我的目标就是,要拿出能让社长眼前一亮的建议。不过,具体做起来很难啊。 也就是说,我认为只在自己擅长的领域表现出色并不算是专业人士。 小林副社长
我们丰田人,譬如一旦设定了“业务改革”之类的目标,就会像遵守金科玉律一样,到退休为止一直追求这一目标。

小林耕士(KOBAYASHI・KOJI) 丰田汽车副社长(左)

所以如果领导说“向右转”,那就是规则,我们就觉得不可以向左转。但是现在,我会想一下“为什么不行呢”“试着向左转不也挺好的吗”。

我觉得在现在这个时代不能总是局限于固有观念。

经营会议不需要“纸”

——(发动机设计部员工)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想问一下在董事级别的会议上一般都会聊些什么。
丰田社长
这个问题就由菅原先生回答吧。因为他是唯一的公司外人员,所以我想应该能给出最公正的回答,所以请讲几句,告诉大家您的意见。
菅原公司外部董事
首先,我想绝大多数人应该都不知道我是谁。

菅原郁郎(SUGAWARA・IKURO)丰田汽车外部董事

我是从2018年6月开始作为公司外部董事进入公司,在丰田公司内部发表意见的。到去年6月为止,总算从永田町·霞关的世界幸存下来了。 本以为来到丰田就能省心了,结果这个想法也就维持了一瞬间。没想到,这份工作也不容易(笑)。 丰田社长
菅原先生,曾在经济产业省,担任事务次官。
菅原公司外部董事
我不知道我来之前是什么样的,但来之后我很吃惊地发现,包括董事会在内,会议没有拘泥于任何形式。
“这是为什么呢?”“从一般的社会常识来看不是这样的吧?”“消费者对此满意吗?”“世人是这么看丰田的”,作为外行的我,理所当然的问出这些问题,负责的副社长和董事,会认真地给我解答。 只要有人提出“那是怎么回事?”“那个,我是这么想的”这样的话头,讨论就会随即开始。 副社长、董事级别的领导统一意见的方法,并不拘泥于形式,而是互相说出真实想法。我是从公司外来的,一来到这里就因为感到新鲜和惊喜而加入了进去。 丰田社长
那么,注重“形式”的吉田先生。您觉得怎么样?
吉田副社长
谢谢,轮到我了(笑)。

吉田守孝(YOSHIDA・MORITAKA) 丰田汽车执行董事副社长

说实话,我们的会议上连资料都不会有。但是大家向我做报告的时候,会协调各种会议,并提交给我大量的资料。 丰田社长
这不是吉田你要求的吗?
吉田副社长
不是我要求的(笑)。
有时候还会当场在A4纸上手写,“打算开展以下的工作”“想做下列工作”等等。 而社长和这里的成员之间,决定“关于这个工作朝着这个方向进行”后,就会直接按照决定执行了。我们的会议就是这种形式的。 丰田社长
总之,丰田这种规模的公司,不可能靠一个领导决定所有的事情。
丰田的优点是,在更接近一线的地方,更接近商品的地方,更接近事情发生的地方做出决断,这样才可以制造更好的汽车,建设更好的公司。 我们是这样考虑的。至少我个人一直相信这一点。

以前,员工来社长室的时候,都是为了“向社长请示”“请社长批示文件”。 所以,在员工拿文件来社长室之前,我会做好准备,无论被问到什么问题都要能回答上来。而且,我觉得来我这里要文件批示的人,应该不是起草企划的人,也不是做出这份资料的人。 只是一个拥有高头衔的人过来请求批示。这种情况发生在我刚成为社长的时候。 但是我希望,直接从员工那里听到“关于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我的想法是怎么样的”。而且,希望能在更早的阶段来找我商量。 因为如果在更早的阶段过来商量的话,正如吉田说的那样,应该是没有任何资料的。 如果我在更早的阶段能理解“准备要朝着哪个方向走”的话,之后就不需要每次都跟我商量,一线的领导们也能立即做出决定。也就能在距离市场更近、距离一线更近、距离商品更近的地方做出判断了。 可能会有员工觉得我“净说些不切实际的话”。但是,我们这种规模的公司,如果不借助大家的力量,是无法正常运转的。

但是,丰田的负责人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我在就任社长后就因召回问题去参加了美国听证会,被社会抨击,那时我就做好了觉悟。 因此,反过来说,大家在一定程度上失败了也没关系。不经历失败就无法成为专业人才。“绝不能失败,一定要让这个文件通过”这样的事,至少在我们副社长以上级别的人当中没有发生过。 做游戏没有失败过的,那是玩的不够认真。我不知道作为社长从年初开始就说失败的话好不好(笑),但是希望大家能有这样的意识。

降低成本不是“削减预算”

——(其他的发动机设计部员工)
在这一年中,丰田发生改变的地方是什么?没有发生改变的地方又是什么?
丰田社长
我这2~3年来一直在说,“丰田是真实的公司”。我的意思是,并不是所有事情改变就都是好的。
在丰田,有“丰田生产方式”(TPS)和长年培养出来的“降低成本”的传家本领。今后,无论做什么我们都要秉承这个想法和原则去做出改变?

但是,关于降低成本,有一件事我有点在意。 我想大家平时在各部门的预算上应该都付出了很多辛苦吧。在丰田,稍微削减预算就能受到表扬。 哪怕是削减预算后项目亏损了,也没有人去说什么。 但或许只要提高一点预算,就能更快实现盈余,而这样做企业才会变强。总之,削减预算就会得到表扬的风气,是不是“降低成本”的最初想法,我对此抱有疑问。 希望大家重新思考一下降低成本的意义。

“悍马”成为领导

丰田社长
而另一个传家本领就是“丰田生产方式”,关于这个传家本领您怎么想,友山先生。
友山副社长
前几天,我有幸看到了将丰田生产方式体系化的大野耐一先生28年前的演讲录像。

友山茂树(TOMOYAMA・SHIGEKI) 丰田汽车执行董事副社长

演讲中,大野先生用“马”作比喻解释了管理者(管理)和监督者(职场·一线的领导)的作用 。 骑马作战才会产生管理,管理者是骑手。而监督者则是驯马师。 作为管理者的骑手必须要会骑马,指挥马往那边去,往这边走。不会骑马的话,也就谈不上管理了。
作为监督者的驯马师,如果骑手说“向右走”,就必须马上带领马向右走,也就是调教“一线”。
“调教”这个词可能不太好,但只是用“马”来做比喻,所以请大家听的时候不要计较。
骑手(管理者)、驯马师(职场·一线的领导)和马(一线),各自拥有必要的能力,并且,朝着相同的方向前进,就会形成强大的一线、公司。
这是大野先生在38年前说过的话。反过来说,也就是38年前高层管理者和中层之间,或者中层和一线之间也曾存在“壁垒”,才让大野先生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发言。
丰田社长
大家在进入丰田公司的时候,恐怕都是出身名校吧。但是,如果驯马师不严格,就不能把大家训练成不惧风雨的团队。所以,首先请忘记自己是从哪个学校毕业的。
吉田副社长
技能和技术是没有头衔和上下级的之分的。有的只是图纸上的数值,原理、原则,还有对制作出的产品进行评价的结果。
让年轻的工程师画图纸,接触各种事物。现在已经晋升的人也不要骄傲自满,要去一线,接触各种事物,并和大家一起商量。 这样,工程师的“人财”也会得到培养,技术部也不会被称为“白色巨塔”了吧。关于这一点,我想和寺师先生一起,言出必行。 河合副社长
刚才提到了战马的话题,我认为能把悍马以及烈马调教成战马的企业是强大的。

河合满(KAWAI・MITSURU) 丰田汽车执行董事副社长

我们技能系(专业技术管理)的领导们,以前都是些悍马。大家都是在前辈们的鞭打下,被调教出来的。 是被暴坊将军一样粗暴的人调教,打下了基础并成长起来的。
正是因为年轻人朝气蓬勃,所以让他们挑战各种各样的事情,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成为丰田未来的领导者。

此外,之后的谈话环节还涉及到了CASE(网联化、自动化、共享化、电动化)和UBER等内容,讨论十分热烈。
会议现场的情况如上所述,现在NewsPicks正在独家播放。